沉月同人   all范

 

前言

這篇是送boss的文~是說呀這是生日賀呢!!!!2011年的=v=

                 

他答應了對方的請求,守在河畔,而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也許從一開始,他就一直很難去拒絕對方

過了一個月,他依然傻傻的等……

 

一、

   這是個有趣的畫面,著暉侍用他的身體生活著,如果可以不是因為他被困住了會更有趣吧……

  好吧──是他犯傻了才會答應!!

  天知道暉侍會不會還他身體呢?天知道……是否會有人注意到,那副身體裡待的不是范統,是個早該死了還陰魂不散糾纏不清的傢伙呢…

  不過...就算真的注意到不一樣了又如何,大家應該會喜歡現在那位勝過自己吧…好吧!其實他自己很清楚,有多少人對他都是懷著惡意的,大概……真的會關心他的也只有噗哈哈哈了吧…只是…他還見的到噗哈哈哈嗎?

 

二、

  稍稍吐槽一下自己,范統重新把視線轉回外面,不得不承認,這真的是種神奇的感覺,雖然同樣是講反話,可是由暉侍口中將出來,卻不像他自己總是引來不少白眼,很多時候,連他自己聽著聽著都會忍俊不禁…差別吧!?畢竟,他們是不同的存在,無論是家庭背景,還是氣質……當然他也很佩服暉侍,講反話也可以講的這麼順,他果然是把反話當樂趣了沒錯吧!是吧!

  阿算了,就他一個人這樣碎碎念的跟神經病沒兩樣啊!

  然後也許,他只是羨慕……好啦是嫉妒,同樣的一副身體,同樣一張嘴…待遇卻差了十萬八千里…果然呀差別待遇…

 

三、

   他從沒想過他身邊會圍了那麼多人,儘管主掌了這句身體的是暉侍,而非范統……以旁觀者的角度來說,他發現他周遭的人果然都…不太正常…

  "啊!想不到范統那麼認真修練,下次我們可以一起練喔!

  "嗯,一點也不好!

  "那就這樣啦,吶,我先去找那爾西了!

  過去的范統,是月退眼中極需被保護的同伴,但現在,他是可以一起戰鬥、對練的友人+同伴。范統可以清楚的看到,月退眼中多了一份輕鬆及信任,那是對現在這個積極向上的范統才有的,哦!更正,是暉侍才對,范統他…正被困在自己的意識中…

  

  能讓月退多和他聊些不算什麼,畢竟他們倆個關係一直都很好,硃砂那個人妖才叫做奇蹟!打從一開始他/她便不曾給過范統任何好臉色看,不像現在…嗯…還是臭著一張臉,但至少沒有再針鋒相對了,天知道暉侍是怎麼辦到的,他們竟然還可以溝通無礙!這其實也是暉侍才辦的到的,至少,他范統做不到,面對那些對自己含有敵意的人,他不可能做到和顏悅色……

  

四、

  硃砂不是例外,或許暉侍一直都是個能言善道的人--否則當初怎麼拐到兩個對他死心蹋地的弟弟呢!--就算他講的話中十句有九句是反的...

  強者們總是有強者間們之間的話題,好比...現在...

沒想到范統武術越來越好了,嗯,魔法也是,難道真的是魔法天才?那是因為裡頭塞的不是本尊呀這位!

我認為沒有幫助你的必要,所以我很努力的在打混摸魚!

恩格萊爾你難道不覺得范統最近講話會讓人很想打下去嗎就算是反話也一樣!!

  ...所以,以前講的就不會嗎?算了他早就放棄弄懂璧柔的思考邏輯了大概只比音侍大人好上一點。

不會呀!范統願意幫忙我很開心呀!不過偶爾也要休息比較好!伊耶哥哥和那爾西是這麼說的,乾脆下次一起去踏青吧!

  !!!真的假的呀~他們倆個會說這種話?不過那也應該是對你說吧!雖然他是第一次聽到月退叫他休息不是要訓練,還有你要是真的邀他們去踏青場面

“等你沒時間的時候吧!”

咦?!暉侍你同意了!

“那我們把大家都一起找出來吧!”

  他感覺到暉侍輕輕點了點頭,他看到四周的人都笑得很開心,雖然之中包含了些許無奈的情緒在內...那是幸福吧,原來的范統並不曾在大家眼中見到的...

這樣看來,暉侍終於下定決心要去見那爾西和珞侍了沒錯吧!他終於敢去見「想忘掉的舊弟弟」和「拐來的新弟弟」了是吧! 這麼說來他才想到,其實,大從一開始,暉侍根本不用繼續說反話呀,難不成暉侍你真的把說反話當做是生活樂趣!?

 

五、

  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期待大家踏青的那天,如同他無法理解暉是在想什麼一樣,坐在河畔,范統抱著膝盯著河面發呆,渡船在流水間擺動著,他記得每次暉是總想把他抓過河,有時他好奇,暉侍他孤單嗎?稱得上是最了解他過去的人,對於暉侍的內心世界,他又了解多少?他知道對幻世來說,大多數的人都期待著暉侍勝於范統,畢竟幻世原先就是暉侍的世界,而非范統的,所以沒什麼好遺憾的,有如過去的自己,一個仁走過來的自己,暉侍,比他更需要同伴。

 

六、

  憑良心說,看到矮子一臉想殺人和那爾西不情願的表情踏青的樣子很好笑,尤其在見到夜止的各位時…How  are  you?…不,Long  time  no  see!既然都和解了就好好坐下來聊嘛~不要總是板著臉呀啊哈哈!…太好了…殺氣…好重…

那個范統,你在月落過得怎樣?

很好呀!

咦?原來范統你很痛苦嗎?

哼!那就少黏在月退身邊!

…硃砂妳占有慾太明顯了啦!

看來真的過得不好嘛…所以你還是過來我們夜止這邊吧!以你現在的實力,拿個侍的稱號沒問題的!

  其實暉侍的實力本來就是侍了…還有硃砂妳的敵意好歹收斂一下…不過,綾侍大人你這算是邀約嗎?

  所以暉侍你現在又是怎樣?有必要連詛咒那1/10的機率都一起玩嗎?這樣只會讓我覺得悲哀而已呀啊啊阿!!~

沒有說給就給的這種道理,大家可以常常見面,但請別當著別人家少帝面前挖角!

  他感覺到視線後移了些,往旁邊一瞧,他看到月退一臉認真的回應,同時右手用力的抓緊了范統的肩膀…

珞侍你…你現在過得很不好嗎?

甚麼問法呀?范統你反話的問題真的該改一改啦!

  那是說改就改的嗎?還有現在跟你講話的那位可不是我是你最想念的暉侍唷~他在耍你哦! 結果連義弟都交談過了,自己的親弟弟卻連一句話都沒講過,你是有多不想面對那爾西呀暉侍!

  好不容易平緩了緊張的氣氛,也有可能是大部分的人本來就認識,很快的大家話就聊開了,之中,珞侍也和范統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或是看音侍一下老頭老頭的喊,一下又跑去找璧柔大放兩人世界的閃光…唔,好刺眼,所以他徵女友大概一輩子沒望了… 

  這個世界不會因為少一個人而停止運轉,少一個范統,或是多了一個暉侍,又有什麼差別。

總覺得…范統最近不太一樣…同樣講話顛三倒四,可不像以前那麼欠揍耶~

……

哦~開始上進了嗎?加油啊!

…他知道他一直很不上進,可也沒有必要這樣嘛…讓一個普通人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然後打打殺殺的,不覺得要求太高了嗎?反正他就是累贅…

  透過雙眼,范統可以看到外頭的世界,他看到景色的移動,看來暉侍停止了和珞侍的談話,剩下能讓暉侍掛心的,也只剩下……很好,他一定會被人當成是厚臉皮的搭訕狂呀啊啊!

 

七、

  范統和那爾西之間談不上什麼交情,所以當范統走近那爾西時,的確是讓不少人都吃了一驚。

原來…范統你那麼喜歡看人的冷眼嗎?

沒錯!最喜歡了!

  …隨便啦他都不知道啦…誰會喜歡別人冷眼,珞侍你是故意這麼問的吧!

這個…那爾西……

  開口了開口了他感受到了冷淡加不削的眼神了…很好,明明講話的又不是他他緊張什麼呀!

  ……可是身體是他的呀…!!

不可以離大家近一點嗎?

  然後他沒想到那爾西真的往遠處移動了,難道那爾西其實是個好人?!

所以你有什麼話想說可以快點嗎?

我剛到幻世時…或者該說是在陳月通道內時…我…遇到一個人…

  然後是一陣停頓,眼看那爾西已經開始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暉侍索性閉上雙眼,把想講的話一併說出口…

我遇到的鬼說他叫暉侍,他拜託我跟你說句對不起!

  然後便陷入了很長的一段沉默,可惜暉侍不肯睜開眼睛,否則范統現在倒想看看情況如何了。

你…

啊!還有,他說你非常不重要,他很想忘掉你,請你要自則就快一點吧,最好是一輩子下去…

  這到底是模仿他說反話還是真心話還有待商確,但是緊閉的視線打開了,他也終於可以看到那爾西的表情…該怎麼說呢…很微妙…一臉複雜…

你…我哥…修葉蘭他只要你說這些而已嗎?"  

  他注意到暉侍的肩膀抖了抖,原來你叫修葉蘭呀~

你的部分就這些啦…

  不,後面那段是你自己加的吧!到底有何居心呀!

謝…謝謝…

  他想對方八成還沒從遺言宣言中回過神來,反正暉侍沒有動,他也只好跟著一啟盯著地面發呆…其實就他來看,兄弟嘛~只要不是搶了對方的女人,何必這樣鬧彆扭計較呢不是嗎?

  遠處的月退慢慢走了過來,打斷了沉默。

看起來是談完了,太好了本來很擔心打擾到你們的…大家想要來切磋一下,你們有要一起來嗎?

我不用了!回復了平靜,那爾西走回了大家聚集的地方。

我有差,沒有武器了嘛!

咦!范統拿噗哈哈哈就好啦!用符咒打會比較麻煩唷!

用不一般的就可以了啦…”

好吧我幫你問問…說起來呀…

  月退一臉疑惑的轉過頭,帶著懷疑的問

范統,你好像很久沒拿噗哈哈哈出來了耶!

 

  直到這一刻,如同是墜入了冰谷般,他忘了,完全沒發現,一個多月來,暉侍不曾把噗哈哈哈拿出來過,或者說,這一個多月來,噗哈哈哈從來沒有和他說過話,也沒有醒來過…很不合理…可…他卻忘了…

 

八、

  噗哈哈哈…?喂,沒事吧好歹給個回應…他不確定暉侍做了什麼手腳,至少現在噗哈哈哈沒有任何回應,也可能只是他現在的狀態無法和對方溝通罷了,無論如何,他都不希望有任何人因此受傷,尤其是他的武器…

 

九、

過去的情況很常用的到呀…

可是…范統之前不是常常有事沒事都要握著拖…拂塵嗎?

……深吸一口氣,看著突然間開始咄咄逼人的月退和珞侍,他很好奇暉侍打算怎麼帶過這個題,哦!還有不遠處眼神閃爍異常的綾侍,雖然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但照著樣來看,還是有人在關心他的嘛~

『…呼阿…嗯?范統…你剛是不是在叫我?不是叫你沒事別吵我睡覺嗎?』

咦咦?阿噗你沒事!?太好了我還以為你被暉侍做了什麼手腳!

『范統你好糟呀,他能給我做什麼手腳…唔…你現在的狀態好像怪怪的…』

沒…沒事,你休息吧,晚一點等今天的踏青結束再說吧!

『……』

  發現噗哈哈哈一直保持沉默,范統也只好苦笑,也許是他刻意隱瞞的語氣使對方不悅了吧,仔細想來,這明明就是一個可以奪回身體主奪權的機會,他卻只想著要怎麼替暉侍留面子,他還在擔心暉侍的狀況,其實…也很可笑…

『范統!』

  !?咦?他以為噗哈哈哈不想理他了…

『你會變成這種狀態是那個附在你身上的傢伙害的嗎?』

呃…那是…

『都這樣了你還想幫他說話嗎?為什麼呢?如果回不去了你難道不在乎?!』

  無法啟齒…他很在乎,他想回去,可是和暉侍比起來,他想如果幾個月也沒關係,畢竟暉侍比他更需要,僅僅一個多月而已應該沒關係…

噗哈哈哈,暫時別出來,拜託,至少先等今天過了好不好,我…

『理由呢?』

  稍稍睜大了紫瞳,他感到喉嚨的乾澀以致難以開口,理由嗎?如果說…他也不清楚呢?

 

十、

還好嗎范統,臉色看起來很糟耶!

  面對月退的關心,現在看來卻多了份不可言喻的霸道,與其說是對好有的擔憂,更像是…

我…我突然忘記很不重要的事,所以要晚點留下來,不要見了!

  然後范統看到暉侍飛快的轉身離開,留下其他在場的人(!?)一臉鐵青。

搞什麼哇?懂不懂禮貌呀他?

  諸如此類的抱怨不斷傳入耳中,但暉侍卻無法多說什麼,彷彿是面具被人撕了下來,他有發現其他人懷疑的神色,因為他罕見的眼神完全不敢多和他人有所交集;況且,他也感受到了左側腹部不覺得溫熱感,也許封印被解開了,但偏偏是在這種時間點,那是…范統平時攜帶拂塵時所綁放的位置…

  回到住所,暉侍快步回到房間內,抽出了腰間的拂塵,白熱的光芒從中散發出來,下一秒,留著白色長髮的英俊少年出現在眼前,衝上去狠狠揪住衣領。

范統呢?他在哪?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面對那雙值直逼侍而來的銳利眼神,暉侍也只能先安撫對方。

我...沒什麼,不過是暫時借了一下身體罷了,反倒是身為武器的你竟然過了一個半月才發現,不先檢討自己的失職嗎?

還給他,立刻把原來的范統帶回來!

  沒想到對方根本不吃他這套!還能怎樣,要換回來也不是現在的事,尤其…

要換回來也得等睡著後呀!旁邊有人用這麼赤裸裸的眼神盯著自己,怎麼睡得著嘛~?

  沒再多回應什麼,只是噗哈哈哈手裡正施放著魔法,似乎是打算強行打暈…

  然而,暉侍也尚不及再開口…

很抱歉我沒敲門就近來了,只是你…如果不是范統會是誰?

 

十一、

  房間的門口擠了不少人,幾乎是東西方城的重要人士都到齊了。

……原來他還考慮著可以用什麼方式暫時帶過,可當看到那爾西變臉時,他就很清楚已經瞞不住了。

修葉蘭?你…你今天跟我說的話有幾句是認真的?

  大概沒人知道為何那爾西會一開口就問了一句毫不相關的話,但是,從那爾西的反應,其他人也大致猜的到他口中的修葉蘭指的是誰。

暉侍?有可能,畢竟…如果他是用范統的身體的話!欲言又止了一下,月退還是選擇把話說出口,未待其他人消化掉月退話中的含意,噗哈哈哈卻先發難,

然後呢?他是誰不是重點,我不管有多少人希望可以看到暉侍,重點是范統怎麼回來!

我會還他…被忽略了許久,一開口,暉侍便重新把重人的焦點轉到他身上,我本來就答應了會把身體還他,所以可以請諸位都先離開嗎?這樣子會比較方便看了拂塵及月退擺明了不信任和兩個弟弟一眼後,暉侍反而把視線轉向了從頭到尾都莫名其妙的音侍身上。

音侍,看在以往的交情上,幫個忙請大家都迴避一下可以嗎?

"嗄?如果你是暉侍那…好吧!

  如果被希克艾斯強制請離是件麻煩的事,所以大家再不甘心,有再多話想說也只能先離開……

啊!暉侍!下次再來玩角色扮演吧!

  無奈的苦笑一下,在門扉闔上前,他才開口,再說吧!……那爾西,你很重要!這是真的!至於對方有沒有聽到,他就管不到了……

 

十二、

  范統看到了一個久違的面孔朝他走來,那張和月退幾乎一樣的臉孔,掛著無奈的微笑慢步靠近。他沉默的等著暉侍走到離他不到一尺遠,先是思考了一會,才打破寂靜。

我以為,你不打算把身體還回來了!

事實上,我也沒說要還給你呀不嘛范統?

唉?!

  看到范統瞬間愣住且失措的模樣,暉侍中就是忍俊不禁的笑出聲來。

呵…開玩笑的,范統…你呆掉的樣子很好笑耶!說著,暉侍彎下了腰把臉湊近了范統尚未從驚訝中回過神的臉龐…

……

說起來,反正也都被發現了,也只好跟你換回來啦!

難道沒被發現你就不打算換?瞧見暉侍露出了‘唉呀!你真聰明呢!’的表情,范統也只好止住了這個話題。

不過我還是有個疑問...

"欸?怎麼問題這麼多呀?反正都要換回來了你就趕快回去不就好了~算了,至於要不要回答就是我的自由啦!請!

…其實…你原本可以當成‘范統’詛咒解除了,根本不需要再講反話了吧!為什麼…?

那個呀…他看到暉侍露出了異常燦爛的笑,輕拍了一下他的頭,如果我那麼做的話,那你回去的時候不就會很麻煩嗎?

  !?意思是…暉侍他本來就會...和他換回來了?

  如果是這樣,那他不就……

好了,范統你再不回去就乾脆渡河陪我一輩子吧!

不用了我馬上回去!他馬上就走,否則暉侍搞不好真的會抓他過河,何況,他也應該跟外面的朋友們和噗哈哈哈把前因後果說清楚。

  然後再回去前,看到暉侍難得一臉落寞的表情……

很抱歉把你想得太壞了…我…下次遇到可以好好聊聊我想!

      

 

                             fin.

 

 

 

嗯事隔一年才把它打出來這畢竟是祝boss的生日賀也不好多廢話什麼~

只是一邊打一邊修改的我一整個糾結呀我QAQ只能確定當寫這篇的時候呢~卷九已經出版了但卷十忘了出版沒…….好像出了???還是還沒?

總言之這篇文字數比我預料的多了快兩千呀!?

 

 

 

            by小二  2011/6/5 凌晨2:30

 

 

創作者介紹

泠泠水聲

藍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