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最開始看到這題目時,很想寫艾莫亞和艾緋洛倆人的故事,不過當看完題目後又覺得不太適合,畢竟這倆人對我來說是屬於好死黨好損友的關係。

後來又想到,假如是以他們倆人的父親年輕時的故事和視角似乎也很有趣,因此和艾緋洛的娘提議了對方也贊同了,因此才有了安特里斯和丹帝!

艾莫亞和艾緋洛是我和親友當初玩聖痕幻想時設定的指揮官人設和名稱,當時為了想玩玩指揮官的現代版連線計畫弄了個類似的架空現代故事線~而安特里斯和丹帝的故事,剛好也不足了當初聖痕裡已卒的爸爸媽媽們的故事線XDD不過我們現在對爸爸們比較偏心就是了XD
還有一個是爸爸們的RPG線,這是基於在正劇裡面不能亂玩的各種殘念所延伸的第N次創作了(唉
但是和正劇本身是分開來看的

還有爸爸們的故事算是分為學生時代和結婚後的部分,學生時代中又有中學(英國是5年)+大學以後總總,好吧我知道很亂。

總而言之這篇文章是所有故事的開頭。

以下放文~



1、半夜拖著對方去路邊燒烤舖吃宵夜

  這是丹帝大少爺第一次品嘗所謂的平民美食-路邊燒烤。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外焦內嫩的肉塊,丹帝食不知味地看向坐在對面請他吃燒烤,年紀看似與他相仿的少年。

  他想到他會在大半夜坐在這邊讓一個陌生人請他吃燒烤而不是躺在家中舒適柔軟的King-size大床睡覺,只是因為他難得興起自己走路回家,卻遇上了街頭打架!被揚起的灰塵弄髒,一向養尊處優的又毒舌的少爺脾氣讓他忍不住對幾位混混冷嘲熱諷了一番。然後,就被捲入了!而被混混們群起攻之的紅髮少年只好更加賣力的把其他人都揍倒在地,再帶著丹帝逃離現場。  

  想到這,原先地細嚼慢嚥不自覺中變成恨恨地撕咬著燒肉。

  「我說呀這位大少爺!」少年停下進食,手撐著下吧,漫不經心的口吻讓丹帝又加重了嘴中嚼食的力道。「如果沒能耐嘴吧還是收斂點,不要亂添麻煩呀!」
  氣極反笑,丹帝嗤笑一聲,剛準備反唇相諷,又見到對座的少年向自己伸出手,「安特里斯。我叫安特里斯.狄露!」

  狄露家的?再沒本事的花花公子他還是對這個姓氏有點印象。不動聲色回握住對方釋出的善意,「丹帝.巴特爾菲!」
  這是他們第一次相遇,在剛升上中學不久的秋末。

 

2、好哥兒們就是要一致對外一起幹架

  就算交了個新朋友丹帝還是不改花花公子的習慣,只是升上中學後,其他人也不像小學時期這麼好騙,對這麼一個吃家裡軟飯的花心少爺,想藉機教訓他的人倒是不少。因為丹帝的毒舌而把教訓的念頭化為行動的人達到百分之百!

  還好他結交了一個已經打群架多年,很有經驗的不良少年當朋友!家道中落不是安特里斯的錯,但是讓兒子養成在街外遊蕩打架,針對這一點他瞧不起狄露家的現任董事長。當然他對朋友是真心誠意的!

  「朋有果然就是要一致對外,並肩作戰呀!」

  對於丹帝的感嘆,安特里斯一個踢腿踹暈對手後不屑地哼了一聲埋怨,「都是我在動手呀這算甚麼並肩作戰!而且說起來他們是要找你麻煩又不是找我!」

  安特里斯助紂為虐的消息很快傳開,很快的比起軟腳蝦的大少爺,還是他更容易變成放學後被人在街角圍堵的目標!而丹帝的毒舌通常是替安特里斯找麻煩的因素。

 

3、幫他貼創可貼

  交情再好也不可能一整天都待在一起,更何況他們倆並不同班,在午休時間去找丹帝的安特里斯見對方遮遮掩掩的,稍微聯想一下很快就猜到大致的經過。
  要丹帝等他一會後安特便加快腳步離開,摀著臉坐等了一段時間後,僅在指間開小縫的丹帝看到安特里斯提著倆人的書包回來,拉著他很乾脆的翹課了。第一次翹課的大少爺一路上低著頭不肯露面,等到了一棟宅子後,安特里斯領著他進入,七拐八彎的進到房裡。

  「......你家?你房間?」好奇的抬頭張望了一下,「挺一般的呀!」
  「抬頭。」無奈的叫丹帝抬頭後,幫對方消毒後,抓了個創可貼往對方臉上最明顯的傷痕貼上。

 「這樣很醜呀!還有點點圖案的創可貼噁不噁心呀你!」

 「還嫌呀慶幸一下吧好歹沒被打成黑眼圈啊!」

 

4、因為形影不離被人傳過滑稽的緋聞

  有個問題困擾安特里斯很久了,這天他終於忍不住發問。
  「我一直以為至少要以有沒有牽過手作為情侶的標準耶!」

  「嗄?」

  看著丹帝一臉不解的表情,安特里斯歪著頭又說,「今天班主任把我叫去問話,問我們是不是在交往!」
  「就算牽過也不等於在交往呀!」

 

5、因為妹子而起的爭執

  在安特里斯第N次用拳頭幫丹帝解決花心帶來的麻煩後,他終於忍不住出聲,「別每次都惹這種麻煩行不行呀?」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人抱怨,但是由安特里斯口中說出來就像是不耐煩的嫌棄他一樣,想到他在家中類似被放生的地位,友人隨口一句抱怨在他聽來卻是分外的刺耳。回應的語氣也就更加含諷帶刺。

 中學第一學期即將結束的學期末,他們第一次吵架了。  

 

6、妹子沒了就沒了,兄弟卻只有一個

  後來他們和好了,丹帝到處招惹女生的習慣稍稍收斂了一點。其實也沒有真的太期待對方會痛改前非的安特里斯聳聳肩,很快的就不當一回事。

  畢竟已經進入聖誕假期,巴特爾菲家不只他一個小孩,但是讓他真正覺得像家人的卻是安特里斯,想通這一點之後,丹帝倒是很豪邁的就低頭了。

  今年的聖誕假期,丹帝沒像往年排滿和女孩子約會的行程,而是決定空出所有時間,和自家兄弟去瘋一把。

 

7、賭輸了被罰洗他一個月的臭襪子

  在丹帝這些豪門子弟眼中看來,狄露家是沒落的世家。但在一般民眾眼裡,安特里斯的家依然是平民百姓遙不可及的大財團少爺。

  但就算有著看似龐大的家世和俊朗英挺的外型,仍掩蓋不了安特里斯在大家眼中是個喜愛打架鬧事不回家的不良少年,這麼多年的單身不是沒道理的!

  「打個賭吧安特!半個月,就半個月!看看到底有沒有女生會鼓起勇氣跟你告白!要是沒有就替本少爺洗一個月的襪子吧!」

  「......好呀!」咬牙切齒地應下了這個賭約。

  「狄露少爺,你還有半個月的時間練習洗襪子!」見對方答應,他很愉悅地揚起嘴角,拍了拍安特里斯的肩好意提醒對方。

  「滾!」

  之後這半個月,丹帝樂得像在看戲般,實際上也確實是在看戲!看著懷春的少女們竊竊私語,但就是沒人敢上前去表白;還有他的好兄弟一臉煩躁,反而更加凸顯出英俊的外貌。

  偷偷咋了舌,還好太過暴力的不良歷史讓安特里斯終究被扣了不少分,否則他花花公子的名號還真是會撐不下去!

  半個月後,在安特里斯家中,丹帝囂張地把襪子遞給對方,看著好友寒著臉去研究洗衣物的畫面,露出了連他自己都不曉得的得意笑容。

 

8、一瓶啤酒就和好如初的廉價關係

  在初中一年級的聖誕假期過後,他們還是偶爾會吵吵架,誰先低頭不重要,反正講不合就吵,吵完後互相置氣個幾天又沒事了。

  而等他們年紀再大些,就學會了在酒精的催化下胡裡胡塗的和對方和好如初!比起昂貴的陳年紅酒,他們學著像電影裡演的,用苦澀的啤酒互相灌醉對方的理智。

 

9、小處男還談什麼女人

  「跟女孩子交往呢其實很有趣的,不過安特你不會懂的呀啊哈哈!」
  瞇起眼乜了乜一邊的丹帝,「哦,那上過床沒有?」
  「切......」

  「沒經驗也敢囂張呀你!」冷笑。

  「難道你就有呀!」
  「嘖!」當然是沒有!不過看友人挑釁的神情他就是不想承認!

  總之好朋友這樣爭鋒相對不是什麼健康的行為,經驗這話題倆人很有默契的在往後絕口不提,就這麼到他們都各自成家立業為止!

 

10、一起看毛片

  青春期的男孩總是會有對毛片、性愛這些話題感到興趣好奇的時候。照丹帝的哥的說法,A片這東西是要自己看的,除非是要好的死黨才會一起分享。

  所以倆人某天就偷偷躲在丹帝房裡,默默不語地盯著大螢幕裡的男女交纏的身影。

  「你哥一定是在耍你!」半晌,安特里斯略帶嘶啞的聲音在房理響起。一開口就是不留情的語言攻擊丹帝。

  「閉嘴!」惱怒地嗆了回去,只是帶著些許鼻音的悶聲實在不如平時的魄力。

  扭過頭死盯著窗外,安特里斯悄聲呼出一口氣,電視螢幕還沒關,雖然半夜都看毛片,已經特地把音量調小聲了,但在倆人都沉寂不語時,呻吟喘息的聲音便在房內一再的放大。

  「我回客房好了......」細細的出聲,雖然安特里斯不是第一次來丹帝家玩,也不是第一次過夜,但準備多次的客房卻是第一次派上用場。

  僵硬地點了點頭,在心裡千刀萬剮自家兄長的丹帝沒顧上禮節,挪了挪身子讓站起身的安特里斯快步離開,接著粗暴的按掉電源開關,狼狽往浴室移動。
  想到安特里斯離開前倉促的腳步,他就覺得心情稍微好一點!至少狼狽不堪的不是只有他一個!

 

11、一起在網遊裡坑人

  網遊是丹帝帶入門開始玩的。

  總之沒有語音系統好處就是玩妹子可以騙到不少好處!至於其他玩家求通話的訊息全都當作沒看到就好了!

  這些是丹帝告訴他的。而安特里斯認真反省第一次玩網遊就是這樣價值偏差的開始好嗎?

 

12、一起發酒瘋唱歌跑調互罵傻逼嚇哭路人

  他們一起努力考上同一所高中在一起拼上同一所大學,都選擇了商學院雖然不同系別,不過反正他們一起離家在學校附近租了雙人套房宿舍,繼續他們不變的瘋狂生活!

  用廉價的酒飲帶出只屬於年輕人的瘋狂時光,隔天早上沒課所以徹夜唱K是大學生的專利。離開KTV時天剛透出一點魚肚白,喝到有些失控的倆人手搭肩搖搖晃晃著走回住宿處,途中,倆人依舊興味盎然地哼著不成調的曲子。

  「笨......笨蛋呀......安特你......嗝,都走音了呀。」

  「話都說不清楚的人就閉嘴......」低喃著反駁,空下來的右手舉高握拳,不輕不重在喝到走路不穩,基本上是掛在他身上的丹帝額頭上輕輕敲了一下。

  「哦哦哦!打什麼呀你?傻瓜呀動手比動腦快的傻子呀你!」
  「白癡嗎小心我放生你在這裡呀!」

  如果安特里斯還有理智,就會知道不要和喝醉的人吵架,可惜他也喝醉了!

  兩個醉漢搖晃晃地走在清晨的學區路上,互相指著對方狂飆粗話,偏偏又穩穩相互支撐住彼此。商學院大一新生出名的倆大學霸此時的樣子嚇哭了不少心靈脆弱的路人。

 

13、私底下偶爾也會有下流的相互調侃

  其實罵對方傻子、笨蛋已經是倆人的極限了。
  最多就是吐吐槽練練毒舌而已。

 

14、看不爽對方受挫後反常的消沉模樣,沒忍住揍了一拳

  中學三年級的復活節假期過後,第三學期才剛開始,但許多學生已經開始期待暑假的到來。

  「喂!今年暑假有想怎麼過嗎?」在安特里斯眼前揮了揮,丹帝開口詢問面前安靜到反常的好友。

  「都可以呀。」頓了頓,安特里斯又開口,「收留我整個暑假如何?」

  「是沒差啦但是你家人會同意......」話沒說完,丹帝就隨即想到安特里斯家庭狀況,總之會讓孩子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半夜遊街不肯回家的家長,就算安特里斯真的消失了整個暑假,他們大概也不會太介意吧?

  「......你說呢!」勾起嘴角,安特里斯皮笑肉不笑的把問題丟還給丹帝後,又馬上便回到方才沉默無表情的樣子。

  「你跟你爸又怎麼了?」
  「別不回應!這樣耍性子很難看耶!」

  刺了幾句,依然得不到答案的丹帝開始不滿了,他討厭安特里斯這總失神落魄的樣子!好兄弟就在這裡他卻當起了悶葫蘆,像話嘛!

  掄起拳頭,丹帝仿傚著平時安特里斯揮拳打架時虎虎生風又霸氣的樣子,用盡力氣往安特里斯頭上垂下去。

  猛然被打一拳,安特里斯只是皺了皺眉,用眼神詢問對方用意如何。

  「看什麼!我想打人不行嗎?覺得你這樣很欠打所以我忍不住下手不行呀!」瞪大眼,丹帝放大說話聲音,不想在氣勢上輸人。

  「噗哧!」看對方張牙舞爪的模樣,安特里斯實在很難繼續當他的憂鬱少年,「完全沒問題。雖然一點都不痛呀真是謝謝你手下留情呢!」悶笑著拍拍丹帝的肩膀。

  一口氣提在喉嚨不上不下,等緩過氣後丹帝抓起書包,砸了過去,又刻意大聲的咋舌,「切!白擔心了。走啦找地方作業寫寫到我家啦!」
  提著兩人的書包,走了一會,安特里斯輕聲的開口,「丹帝,你覺得......我有沒有取代我爸的能力?」
  「不只要取代他,你還要把整個財團給我帶起來懂不懂!」
  「如果我成功了你還是個給家裡養的米蟲怎麼辦?」

  「我會證明我不是可有可無的存在!所以,一起努力吧!」

 

15、他對你而言原來還有陌生的一面

  在周末的市中心圖書館一角,專注的閱讀艱澀的德文書寫經濟學相關書叢,他第一次見到打架以外的安特里斯。

  回家的途中他們在電子遊樂場晃了一小時,丹帝迫不及待的展露了一手,在贏得安特里斯和周圍其他玩家欽羨崇拜的目光時,他得意洋洋的神情讓安特里斯感到新鮮。

 

16、無言的擁抱

  丹帝終於還是見到了他死黨和父親之間相處的模式,之後還包括董事會的其他人惡意擺出的譏諷和打壓。

  努力克制住在體內蔓延咆嘯的憤怒,他把一旁放空多時的朋友用力拉過來,重心不穩的友人毫無抵抗的撞進懷裡,他緊緊收住雙臂抱住對方。

 

17、對方戀愛後的羨慕嫉妒恨空虛寂寞冷

  四年級第一學期到一半時,安特里斯交了一名女友。一向花心、以在女孩子當中周旋為樂的丹帝少爺突然很不習慣這樣的朋友!他喜歡跟對方聊現在跟女生交往的狀況,可是他卻不想聽安特里斯聊他的事情;放學回家的路上要先送女友回家後才是他們倆的遊樂時間也讓他很不滿。

  丹帝拿出小鏡子,看似專注的整理髮型,擋住了正在女生家門口聊天的安特里斯,或者說是擋住那名女孩,只留下雙手環胸靠在牆邊的安特里斯。他對鏡子裡自己現在的表情感到陌生,這不是以身為花花公子自豪的他會有的樣子! 

  「在幹麻?你鏡子也照太久了吧!」

  耳邊突兀的聲響把丹帝從混亂的情緒中抓回現實,愣愣轉過頭看著安特里斯一臉莫明又無辜的表情,他尷尬扯開笑容,嘿嘿一笑,「我嚴以律己要求我自己必須符合該有的型像!」隨口扯完話他轉身率先走掉。
  難得沒針對丹帝吐槽,安特里斯應了聲好就跟在後面,他回想丹帝方才的神情,想到當初他看著丹帝四處拈花惹草時,似乎也是差不多的茫然慌亂。抿了抿下唇,他加快腳步走到丹帝身邊,倆人不發一語的往他們平日習慣待著的小咖啡店走去。

 

18、好兄弟也可以當心友來用,雖然療效不佳

  跟兄姐吵嘴後丹帝跑去找安特想叫他評評理,很可惜身為獨子的少年聽他罵了半天還是一臉茫然找不到癥結點。

 

19、約好等一方結婚了就做對方的伴郎

  他們都有想共處一輩子的女性。曾經覺得要很久很久以後才有可能實現的夢想奇蹟似的已經開始慢慢上軌。

  「看誰先結婚另一個就去當伴郎吧!」
  「好呀到時候新娘捧花可要丟準啊!」

  那是被稱做霧都的倫敦難得晴朗的午後說好的約定;同時相伴的還有最典型的英式下午茶和栽滿國花的大莊園。

 

20、由衷的祝福

  今天是只屬於新人的日子。

  安特里斯拍拍新娘,調皮地眨眨眼道,「辛苦你了!其實丹帝是個很會惹麻煩的傢伙請多多擔待了!」
  「誰惹麻煩了呀你是我爸媽嗎?」

  「錯了是你好哥們!」說著,舉起左手握拳,倆人極有默契的以拳輕撞。

  大家簇擁著新人,胡鬧也好玩笑也好,這些滿載祝福的笑聲其實就是最溫暖人心的祝福!

  直到新娘要丟捧花時,丹帝突然從新娘手中拿過捧花,直接塞到一邊安特里斯手中。

  「半年後換你了!記得叫你的好兄弟呀證婚人這位子我蠻想當當看的耶!」

21、"謝謝"
  相隔在人群中,無聲的道謝。

  幸好認識了你,吾友!

 

22、只有握手,沒有牽手

  他們簽訂了新的合作案,在許多人掌聲中,倆人代表兩家財團握手致意。

  僅握了一秒後倆人就快速抽離手,相處多年,他們第一次握住對方手掌,但卻不是牽手,只是象徵禮貌的握手。

 

23、婚後漸漸少了的聯絡

  新上任董事需要忙的事情很多,但其實不至於連撥通電話聯絡的時間都沒有,何況還有網路和智慧型手機這麼方便的存在。

  很多年前就下定決心悄無聲息埋藏那些對彼此而言太過陌生且不敢觸碰的情感,尤其在現在他們都各自有家庭和生活的現在!只能說他們真的太有默契了,就連想要保持距離的心情都一模一樣!

 

24、已經成了大叔的倆人相互借火點菸

  安特里斯和丹帝都是不抽菸了人,抱持著想學電影劇情耍帥的想法,橘紅的火光一閃一滅,安特里斯把他們為了抽口菸還特地去買的打火機拋給丹帝,點著火後倆人一同往嘴裡送進一口。
  「咳咳......太噁心了這甚麼呀!」
  「......!?」鐵青著臉,被嗆到說出話的安特里斯把幾乎完整的香菸丟到地上用力踩熄,以行動表達內心的憤滿。

 

25、給他當司機

  「不好意思還讓你專程開車過來。」

  「不會。」等丹帝坐上副駕駛座繫好安全帶,安特里斯腳往油門用力踩下,飛快趕往他們的兒子西洋劍比賽的會場。

 

26、誇讚嫂子卻被吃醋的老婆打了,他看在眼裡止不住笑

  在倆人都新婚時,其實還時常一起外出聚餐。不過這次丹帝是到安特里斯家,美其名新婚夫妻洞房必須鬧!

  「琳絲手藝真好呀!而且安特也會下廚呀你們這對夫妻太可怕了還是人嗎?」

  翻了個白眼,坐在一邊丹帝的妻子捶了一下丈夫的肩,「怎麼平常就不誇我呢!」
  「因為不用說也知道是最棒的嘛!」面對太太刻意裝出不滿的樣子,丹帝揚起笑容馬上大大讚美自家妻子。

  手搖著紅酒杯,安特里斯帶著笑意看著前方打鬧的畫面,歪著身把頭靠上琳絲肩膀,抽動身子直笑。

  「安特你才喝一小口紅酒耶沒這麼容易醉吧?」

  露出恬靜的微笑,琳絲輕輕柔了柔安特里斯頭,代替丈夫回答丹帝的疑問,「把他丟到沙發我們自己吃吧!」說著,和坐在對面從大學時代便認識的女子對視了一眼,彼此都讀到對方眼裡了然於心的笑意。

 

(我覺得最偉大的BOSS是兩位媽媽!什麼都騙不過倆人的法眼!然後這篇到後面已經偏題了算了!)

 

27、兩家人一起搓麻將,這麼多年過去放哪兒都還是他贏你

  「丹帝你一定有作弊!怎麼可能一局都贏不過呀!」

  「不是你技術的問題嗎?」

  「嘖!不然我們換撲克牌試試?」

  「省點心吧哪次開賭你贏過我的安特?」
  

28、兩人的兒子成為了好朋友

  他們是有約好讓孩子念同一間幼兒園,但沒想到艾莫亞和艾緋洛不僅剛好同班,還變成朋友!

  「喂!阿莫!來踢球!」

  看了一會兩隻小鬼的互動後,安特里斯才轉過頭看像丹帝,一臉疑惑的問:「我說......你兒子是不是喊錯艾莫亞的名字了?」

  「阿那個呀......」除了乾笑他也無法回答這問題。

 

29、看著孩子們有時也會回憶自己年輕的時候

  「艾緋洛很好動哪!而且體能也很好!真的是你生的?」

  「吵死了像媽媽不行嘛!」

  「不過那張嘴倒是有遺傳到爸爸!」

  「安特里斯閉嘴!」

  遠方兩個小孩抓著球,看著倆人的爸爸打鬧成一片的樣子,十分不解地開口,「阿莫我們以後也會這麼無聊?」

  「才沒這麼幼稚!」吐槽完,艾莫亞一個轉身把球拋向角落的小球框,穩穩打中目標後掉入下方的籃子裡。

  「不愧是我兒子!果然跟我年輕時一樣呀!」

  「安特大叔你老了還是閉嘴吧!」

 

30、十年後才恍然醒悟的記憶片段

  很多年前,和人打完架的紅髮少年,灰頭土臉的帶著蹣跚步伐,走向一直被他護在後方的好友,輕拍了拍友人的頭後,才鬆開一直緊皺的眉頭轉而露出放心的笑容。很多當年無解的衝動念頭現在看來多麼令人無奈。某個紅髮少年如此,而只會耍嘴皮的某大少爺也是。

 

真.30、你一直沒告訴過他,其實你發現自己並沒有那麼直

  丹帝在妻子的手機裡發現一張照片,在安特某年的生日會上,由琳絲遮住壽星的雙眼,然後由他惡作劇的在安特里斯額間輕輕落下的唇。以為早就忘卻消散的記憶卻比自己想像的更加牢固深刻,包括只是輕輕擦過卻讓他至今熟記著的些許微冷的額溫,柔軟的暗紅髮絲,還有洗髮精的清香。

  看向窗外已暗的天色,丹帝對玻璃窗中的自己苦笑了下,再轉為嘲諷。這麼多年過去了還為這點小事動搖簡直太不像話了。把手機擺回到桌上,他把躺在沙發上睡著的女兒抱起來按入懷裡,女兒的睡顏十分可愛,讓他有重新回到現實的感慨!是的,選擇放棄不語的現在,才是現實。

 

  陪著琳絲在賣場裡選購東西,琳絲抓起一包泡麵開玩笑著說還真沒吃過,畢竟家裡不准他吃垃圾食物的真想試試!

  愣了愣,安特里斯把泡麵抽走塞回架上,「不健康的東西幹麻試?」

  這樣的對話很有既視感,記憶中他大學時和丹帝在校外一起合租套房,也曾經為了不要拿泡麵度日子而在賣場裡糾結煩惱。

  「我煮吧總之絕對比泡麵這東西還好吃而且又健康!」向老婆信誓旦旦地開口,當年他也是這麼對丹帝說,只不過是抱著赴死沙場的心情而非現在這樣自信坦然的語氣!摟了樓琳絲又道,「而且我才捨不得你吃這些東西呢!」而最後這句話,是他當年在舌尖猶豫打轉了半晌,咬緊牙全數嚥回去心口深處重重壓下,並未說出口的。

 

                                 -Fin.

 

啊啊啊我打完了呀!!!!!!!!文打著打著發現自己超愛這倆隻的呀!簡直是各種萌又可愛又歡樂加虐(好複雜

畢竟都結婚有家庭有小孩,所以如果想YY這兩隻,就只好用其他與本篇無關的各種名目了呀XD然後RPG的版本也很想寫ww

為此很認真和小伊討論了這兩隻的攻受!

 

                      青泠 2014/2/28 凌晨1:03

 

 

創作者介紹

泠泠水聲

藍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